期刊网--期刊信息、论文写作技巧、论文期刊发表指导后台-模板-期刊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论文润色 期刊发表 QQ:18932823343 微信:18932823343

首页 > 精品范文欣赏 / 正文

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时空演变特征

admin 2020-08-27 精品范文欣赏 评论
论文润色 期刊发表 QQ:18932823343 微信:18932823343
 王 波 (宁波职业技术学院  商贸外语学院, 浙江,宁波315800)  来源: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摘要:本文利用ArcGIS的空间分析与EXCEL软件的数据分类,对宁波市362项国家级、省级及市级非遗项目的类型结构、时间演变、空间分布进行梳理和分析。研究表明:①宁波市非遗在级别上呈金字塔型,国家级非遗项目较少。在非遗类型分布上差异明显,呈现三级分布格局。②宁波市非遗孕育于秦汉六朝,发力于唐宋,鼎盛于明清。③宁波市非遗在演变过程中呈现出“两谷一峰带两翼”的变化特点。
关键词: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时空分布;演变分析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种以非物质形态存在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世代相承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非遗的存在和研究对维护国家文化身份、传承民族精神、促进社会稳定、提升文化软实力意义重大[1]
宁波历史底蕴浓厚、河姆渡文化、古余慈文化、万里丝路与海洋文化圈等在中国历史发展中写下浓重的一笔,由此产生的非遗的数量和种类在全国同类型地市中处于前列。截至2019年11月,宁波市共有国家级非遗22项、省级非遗86项、市级非遗254项。虽然宁波市非遗的种类、项目都十分丰富,其开发保护也得国家和宁波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但目前对宁波非遗文化的研究偏少。通过知网,以“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检索,共获得记录48条,主要集中在非遗传播[2]、传承保护[3]、旅游开发[4-5]、非遗种类介绍[6]等视角,暂无从时间和空间角度进行引入。通过整理宁波市各级非遗项目,梳理宁波非遗发展的历史脉络,空间分布状况,挖掘其演变原因,有利于宁波市非遗的传承、保护及旅游合理开发利用,有利于实现非遗文化资源向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转化。
1  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时空演变特征
    非遗作为人类社会意识形态的一种表现,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当时经济文化状况,因此每个阶段都各有内涵与特征。[7]但非遗的传承主要以口传身授的方式进行,部分非遗项目缺少确切的历史文献记载,只能根据其特征和文化内涵判断大致形成的时期。根据国家、省市非遗官方网站公布的宁波市各级各项非遗项目具体介绍,能够大致确定形成时期的有354项,不能确定非遗的主要是民间文学2项、传统美术1项、民俗1项、传统舞蹈1项、传统技艺3项。本文按照宁波市非遗历史发展的文化特色和集聚状况,将研究大致分为远古至六朝时期、唐宋时期、元明清时期、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五大阶段。(表1,图1)
1.1 远古至六朝时期
    远古至六朝时期,宁波地区自然条件恶劣,社会和经济发展原始落后。从这一时期48项非遗分布的类型看,体现以下三个特征:一是围绕着神话传说形成的民间文学、民俗和传统舞蹈,如徐福东渡传说、布袋和尚传说、葛仙翁信俗、河姆渡先民的犴舞等,对人们的生产、生活尤其是精神层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二是围绕着先民的衣食住行,在传统美术和传统技艺中产生了大量非遗。如河姆渡文化时期的泥金彩漆、殷代的骨木镶嵌、汉代的土布制作和草席编制等;三、夏朝时形成的古鄞州片区和越王勾践始建的句章城即余慈古文化片区形成了非遗核密度聚集点。
1.2 唐宋时期
唐宋时期, 特别是“安史之乱”后,全国经济中心南移,“陆上丝绸之路”衰落,“海上丝绸之路”兴起,至唐晚期,明州港已跻身中国四大港口之列,成为唐王朝向东北亚、东亚开放的核心口岸,宁波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与人们经济生活需求关系密切的传统美术、传统技艺和民俗发展迅速。新的非遗种类也不断涌现,如传统音乐(象山渔民号子、越窑青瓷瓯乐)、传统医药(宋氏妇科)、曲艺(宁波评话),音乐、曲艺、医药类的兴起,反映出宁波人民娱乐生活日渐丰富以及科学技术的进步。这个时期宁波的非遗核心带从余慈古文化片区不断向东南迁移,初步形成了以三江口外贸口岸为核心的高度密集区。
 
 
 
图1 宁波市五大历史时期非遗分布图
Fig.1 The five historical period distributions of Ningbo’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1.3 元明清时期
元明清时期是宁波非遗文化发展的鼎盛时期。明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开拓、清代宁波帮的崛起,使宁波商品经济发达,城市空前繁荣。这个时期的非遗项目覆盖了全部十个种类,且每个项目的数量都是各时期之最。除了传统技艺、传统美术、民俗等持续稳健发展外,宁波迎来了传统戏剧的百花齐放,宁海平调、余姚姚剧、姚北滩簧等极大丰富了人民日常生活。同时传统体育(水火流星、四明内家拳)、传统医药(董氏儿科、寿全斋中药文化)等增长数量也较快,反映出人民在健康保健方面的更高要求。元明清时期,政治相对稳定,人口大幅增长,宁波各个区域的非遗数目相比前两个时期都有较大提升,形成了多个次级密集区。宁波三江文化核心片区正式形成,集聚明显。在宁波南侧的象山湾一带也形成了非遗新的核集聚点,有力证明了海洋特色经济对宁波非遗发展的重要影响。
1.4 民国时期
民国时期连年战乱、闭关锁国,给人民的经济文化生活都造成了较大影响,除宁波主城区外,其他区域的非遗项目均少有产生,且类型不多。原先繁荣的宁海-象山海洋非遗核心区也随着海洋经济的逐渐衰败失去了核聚集。即便如此,宁波人民仍在困境中努力求存,宁式糕点、缸鸭狗、红帮裁缝等非遗均是这段历史缩影,外部环境的忧患交错、进步思想的不断苏醒,甬剧、武术、拳术等非遗项目为宁波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提供了黑暗中的一段星光。
1.5 新中国成立后
建国后,随着经济的复苏,非遗建设和发展得到了新的跨越,如有反映新中国农村文化建设的农民画、一人戏班,改革开发时期“宁波帮、帮宁波”感人故事都显示出非遗的发展和变化与宁波社会经济发展一脉相承。空间分布上,各区非遗项目分布平均,折射出经济水平的提高,城市化进程加快,人们交流频繁,非遗的地域差异特色难以凝聚,传承面临挑战。
2  结论与讨论
本文对宁波市362项国家级、省级、市级非遗项目的类型结构、时间演变和空间分布特征进行梳理与分析,结果显示:
  (1)宁波市非遗项目在级别上呈金字塔型,国家级非遗项目较少,只占非遗总数的8.4%,市级非遗占比较多,占70.2%。挖掘文化内涵,提升非遗保护级别的潜力巨大。在非遗类型分布上差异明显,呈现三级分布格局:传统技艺、传统美术占比最大,之后民俗、传统舞蹈、民间文学、曲艺呈断崖式减少,处于第二级,传统音乐、传统戏剧、传统医药以及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数量较少。
(2)宁波市非遗项目孕育于秦汉六朝,发力于唐宋,鼎盛于明清。宁波独特的非遗文化在河姆渡文化、海洋文化、商帮文化等地域文化和不同阶段社会经济环境双重作用下,从少到多,类型逐步丰富,项目不断细化。
  (3)宁波市非遗在演变过程中呈现出“两谷一峰带两翼”的变化特点。秦汉六朝时期,非遗主要集中在余慈和古鄞州文化区;唐宋,非遗文化与海洋经济发展融合,逐步向三江口中心片区集聚。明清时期,地域开拓,人口增长,经济水平提高,非遗项目大量涌现,遍地开花,形成多核和组团分布态势,尤其是宁海、象山环海带非遗发展迅速。民国和新中国成立后,人口迁徙速度加快,区域差异不明显,非遗的挖掘和传承面临挑战。
基金项目:2019年度宁波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空分布特征及旅游利用”(G19-ZX63)
 

Tags:宁波市   非物质文化遗产   时空分布   演变分析

论文润色 期刊发表 QQ:18932823343 微信:18932823343

猜你喜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论文润色 期刊发表 QQ:18932823343 微信:18932823343